在赌博与投资中 “逃命”与“活命”的故事

2018-12-24 19:06:34  阅读 122 次 评论 0 条

文章来源:渔阳博客

讲到赌博和投资,人们通常都急于学会赚钱的招数,其实我认为赚钱不容易学的,需要经验和悟性。 想迅速提高段位的初学者倒是应该先练好防守。 防守是有一定套路,可以学习的。赌博和投资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都是要做好防守,保住本钱,然后耐心等待真正的机会。

导读:本文根据渔阳博客整理而成,作者客居美国,精通算术、赌博和投资,好读书,爱琢磨,著有《乱世华尔街》一书。赌博和投资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都是要做好防守,保住本钱,然后耐心等待真正的机会。 总而言之,绝对不能在革命胜利前牺牲。

准备先写一个“逃学”系列—— 不是要教小朋友们旷课,而是要和股友,赌友们探讨一下“逃命”的学问。

灵感来自于三年前与《证券红周刊》做的访谈。在记者的循循诱导下,我阐述了对投行交易业务的深刻见解,发表了一番关于世界经济金融形势的宏论,顺便谈了一些交易心得。本以为自己将以高瞻远瞩的专家形象出现在读者面前,结果两天后稿子出来了:

华尔街一线操盘手渔阳的“逃命”秘诀

有点小郁闷。

访谈中不过是讲了讲风险控制的重要性,举了几个自己交易中成功突围的例子,怎么就成了“逃命”呢?然而仔细想想,却又不得不佩服记者编辑的敏锐。美国投行怎么赚钱和中国老百姓有点远,大形势的宏论更是不差我这一篇,“逃命”倒是个相对空白的话题。这事听着有点猥琐,但对长期投资成功至关重要。石达开覆军大渡河,主席四渡赤水出奇兵,成败之间的境界差距或许就在一个“逃”字上。

刘心武老师能从一个秦可卿之谜开始,按福尔摩斯的路子搞出一门“秦学”,咱说不定也能从“逃命”开始,发展出一门“逃学”。《红周刊》那篇一千多字的访谈开了个头,现在咱们展开谈。

先打个招呼:我思路比较发散,如果扯远了,各位见谅。

近来发现,不少读者对《乱世华尔街》最感兴趣的部分是开篇关于赌博的那一段。 看来21点毕竟比利率掉期更贴近群众。 其实赌博和投资颇多相似,赌场里的经历也对我在华尔街当交易员极有帮助。 书里由于篇幅所限,未能详细讨论,准备在此展开谈谈。

活着最重要

讲到赌博和投资,人们通常都急于学会赚钱的招数,其实我个人认为赚钱方法是不容易学的,需要很多经验和悟性。 初学者要迅速提高“段位”,倒是应该重点先练练防守。 防守是有一定套路,可以学习的。在我看来,赌博和投资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都是要做好防守,保住本钱,然后耐心等待真正的机会。

总而言之,绝对不能在革命胜利前牺牲。别以为这很容易做到,且不说我们周围那些“发财未遂身先死”的赌友股友,即便在投资界绝顶高手中,从云端跌落者也大有人在。

且看几个例子:

杰西-利弗莫尔: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中的主人公,投机界不世出的天才,从白手起家一直做到1929年时的一亿美元身价,最终申请破产,并于数年后自杀。

约翰-麦瑞威瑟:曾是王牌投行索罗门兄弟公司的超级交易员,后来创建了群星荟萃的长期资本对冲基金(LTCM),一度拥有40亿美元的庞大资本,却在1998年俄国债券危机中几乎损失殆尽。

管金生:1988年创办万国证券,曾被誉为“中国证券之父”,却在1995年“3.27国债事件”中马失前蹄,以致身陷囹圄。

唐万新:曾经统帅德隆系企业集团,傲视中国资本市场,终因资金链断裂导致德隆帝国土崩瓦解。

上述诸人都可称是资本市场的奇才,最终却都失败了。 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:不注意控制风险,就会发生《渔夫和金鱼》中的那一幕:努力奋斗当上了教皇,结果又变回了海边的小木屋。

活着最重要。

有把握,绝不出手

很多年前,我经常从纽约的中国城坐“发财大巴”去大西洋赌城,同车的多是在餐馆发廊里打工的劳动人民。他们大都企望在赌场里改变命运,结果却往往是送掉了微薄的薪水。记得有一次,邻座的女孩说她每个星期都去赌场玩百家乐,还有一套取胜秘诀云云。

回程的时候聊天,我赢了800美元,她输了4000。我顿时兴致大减,4000美元应该是她一个多月的收入!看着满车衣着简朴的同胞,我忽然感到很悲哀,痛恨那些做发财大巴生意的人,简直是送羊入虎口!我试图告诉女孩玩百家乐会“久赌必输”,但她不肯相信,说这次只是